面包 | 沃爾夫岡 · 博歇爾特

面包沃爾夫岡 · 博歇爾特

她突然醒來。兩點半。她尋思,為什么會突然醒了。哦,原來是這樣!廚房里有人碰了一下椅子。她仔細地聽著廚房里的聲音。寂靜無聲。太安靜了,她用手摸了一下身邊的床,發現是空的。這就是為什么如此安靜的原因了——沒有他的呼吸聲。她起床,摸索著經過漆黑的房間來到廚房。在廚房,兩個人相遇了。表針指著兩點半。她看到櫥柜邊上有個白的東西。她打開燈。兩個人各穿襯衣相對而立。深夜。兩點半。在廚房里。

在廚房餐桌上是一個盛面包的盤子。她知道,他切過面包。小刀還放在盤子旁邊。桌布上留下了面包屑。每晚他們就寢時,她總把桌布收拾干凈。每天晚上如此。然而現在桌布上有面包屑,而且小刀還在那里。她感到地上的涼氣慢慢傳到她身上。她轉過頭來不再看盤子。

“我還以為這里出什么事了。” 他說,并環視了一下廚房四周。

“我也聽見了什么。” 她回答。這時她發現,他夜晚穿著襯衣看起來真是老了。跟他的年齡一樣老了。六十三歲。白天他看起來還年輕些。她看起來已經老了,他在想,穿著襯衣的她看起來相當老了。不過也許是頭發的原因。夜里女人顯老總是表現在頭發上。頭發使人一下變老了。

“你應該穿上鞋子的,這樣光著腳站在冷地上會著涼的。”

她沒有注視他,因為她不愿忍受他撒謊。他們結婚三十九年之后,他現在撒謊了。

“我原以為這里有什么事。” 他又說了一遍,同時失去了自制,把視線從一個角落移到另一個角落。

“我也聽到了什么。于是我想,這里出什么事了。”

“我也聽見了。不過,大概什么事也沒有。”

她從桌上拿起盤子,并用手指彈去桌布上的面包屑。

“沒有,大概沒什么事。” 聽到他不安地說。

她趕緊幫他說:“過來,大概是外面有什么事。”

“走,睡覺去。站在冷地上你會著涼的。”

他向窗戶望去,“是的,一定是外面出了點什么事。我還以為是在這里。”

她把手伸向電燈開關。我必須現在就關燈,否則我必定還會去瞧盤子的,她想。我不能再去瞧那個盤子。“過來,” 她說,同時把燈關掉。“這大概是外面有什么事,刮風時檐槽常常碰墻壁。這肯定是檐槽之故。刮風時它總是‘嘩嘩亂響。”

兩個人摸索著走過黑黢黢的過道來到臥室。兩雙光腳在地板上拍擊出響聲。

“是有風,” 他說,“已經刮了一整夜了。” 當她睡在床上時,她說:“是的,刮了一夜的風。剛才大概就是檐槽在響。”

“是呀,我剛才還以為是在廚房里。大概就是檐槽吧。” 他說著話,仿佛已沉入半睡中。

她注意到,當他撒謊時,聲音那么假。

“真冷。” 她說,并輕聲地打著哈欠。“我可鉆被窩了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 他回答,又說了一句,“是呀,可真冷呀。”

隨后是寂靜無聲。許多分鐘后她聽到,他在小心、輕聲地咀嚼。她故意深沉又均勻地呼吸,使他不致發覺,她尚未入睡,然而他的咀嚼節奏均勻,倒使她慢慢進入夢鄉了。

當他第二天晚上回家時,她分給他四片面包; 平時他只有三片。

“你可以慢慢吃,吃四片。” 她說著,離開了餐桌。“我吃這面包消化不了。你多吃一片吧。我消化不好。”

她注意到,他把頭深深埋在盤子上。他沒有抬頭。就在此刻,她對他非常同情。

“你可不能只吃兩片面包。” 他對著盤子說。

“夠了。晚上我吃面包消化不好。你吃吧,吃吧!”

過了一會兒,她才又坐在桌旁的燈下。

- end -

你還可以看活出愛 | 史鐵生在一個時代里緩慢行走 | 朱德庸敞開的窗子 | 薩基

讓我知道你在看 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W02am7GoibmUvGwe7T5OdC8VFs8PPlKAmr1UGVic7K5jlmtOeV7R34dyKWUekRNIjyJs7ic5qOUJPC0RI7arGnbTA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好男人资源视频-好男人资源-有人有片资源吗免费的